飛翔在兩萬英尺的高空 候鳥要歸鄉

  並不需要堅強 或任何悲傷

  就讓那日日夜夜想不透荒謬的心事 塵封自己心中

  不被發現 最神秘的地方

  我請問煙塵往事 那一位歸鄉的老人手中握的相片

  那個人是誰?

  老先生緩緩轉身 露出了光彩的眼神

  微笑對我說明 是他的抱歉——

  一九四八年我離開我最愛的人

  當火車開動的時候 北方正落著蒼茫的雪

  如果我知道這一別就要四十一年

  歲月若能從頭 我很想說 我不走

  他說我長得像那年十八歲愛生氣的她

  要我懂得珍惜 擁有的時光

  問起我 爲何來到了遙遠的北方

  想要知道什麽 或找尋什麽

  時間並不能治療我心中的疼痛

  南方的春天 說什麽也溫暖不了我冰冷的血

  年老的我如今要回到飄雪的北方

  找一個理想的日子 靜靜躺在她身旁

  回去吧異鄉遊子 該到了安詳的時候

  北方亙古的雪 沈默的落著

  老人家傾神聆聽 風雪中汽笛的聲音

  仿佛回到從前 走入漫漫的風雪 走向漫漫的風雪……

lip0749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